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为妈妈,献身于继父】(01)【作者:ppp123】
【为妈妈,献身于继父】(01)【作者:ppp123】
字数:71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

  小悦站在家门前,听到屋内男辱骂女哀求的声音,咬着唇怯懦的不敢按铃。
  这已是近期发生无数次的争吵,自从继父表示要离婚,母亲无法接受苦苦挽留。初时继父乃念旧情留下,但外面鲜嫩的小花让他难以忍耐年老色衰的妻子,时光磨灭了他的爱。

  母亲和继父结婚时,风韵犹存,虽然年过四十,兼育有一女,年轻的继父毫不介意,双双步入教堂。可惜后来生意失败,生活为艰,日夜奔波,容颜渐褪,五十看似六十,比母亲年轻近十年的继父正值黄金时期,如何能不嫌弃老婆碍眼不去拈花惹草?

  不止一个晚上,母亲跪地哀求,「求求你,别离开这家,呜呜,没有你我怎么过?」紧抱他的大腿,「你不喜欢什么我改,什么都可商量,什么都可以的呜呜……只要你愿意留下……呜呜……」

  对於不再爱的女人,再多的眼泪也换不来男人半点怜惜,「阿珍,看看你自己,唉,我求求你签个名,放过我好吗?」

  无论继父怎么说,母亲一直哭不放手,最后他不耐烦地一脚踢开不知趣的老婆,打开大门长扬而去。

  小悦悄悄推开房门,小脸被不断掉下的泪水打湿,一手死死捂住嘴,一手按心口,憋住哭声。门缝中她望见可怜的母亲弯如熟虾般绻缩在地板,双目呆滞啜泣抽噎,隐隐约约地落在小悦的耳中,为自己悲苦的母亲心痛如绞。

  家中的事令念中三的小悦饱受困扰,但家丑不出外传,无人可诉,老师和朋友见她朝粹许多,慰问她是不是有心事?小悦不愿别人担心,勉强提起精神把话题拉远,渐渐大家也习惯了她眉间的愁绪。

              X——X——X

  「小悦!」一双手突然出现在小悦胸脯。「好柔软的胸部喔……嘿嘿……」手的主人一边揉搓一边贱嘿嘿地笑。

  「啊!小敏!!」正在脱衣换运动服又满心挂牵家事的小悦吓了一跳,「你……你这色女快住手!」

  自己被揉胸给更衣室里的女同学们看到,小悦羞得脸红耳热,连忙按住小敏一双色爪闪躲,「你……你别这样,怎么可以……大家都在……」

  「哎呀,悦美人的胸部这么棒,有好东西要和朋友分享啊!」好友小敏自然不怕小悦,见到小悦愈羞答答,两手更是扑过去大胸揉啊揉个不停,「棒棒哒!棒棒哒!棒棒哒!」还啧啧地发出手感感言。

  周围的女同学笑嘻嘻旁观,没人上前解救被好友调戏的小悦。

  揉胸嘛,本来就是女生最爱在更衣室里互相玩的游戏。

  小悦怎么也避不开灵活的贼手,胸部亦被女同学看光,满脸羞臊说,「坏小敏!你……你再不停手,我就不客气咯!」

  小敏反而玩兴大起,「小悦想怎样对人家不客气~ 好怕怕喔~ 」

  见小敏这么熊,不客气的小悦即反手扣住那对贼手,右手扑去揉小敏的胸口。
  小敏被摸的哇哇乱笑,弯腰闪避两下,双手挣脱小悦的手,笑嘻嘻地逃走。每次小悦快要追上,小敏便瞬速躲在女同学们身后,小悦的手要砬到她,她就把两个女同学推出去。

  「啊,小悦!」

  「喂!小悦!」

  「对……对不起!」

  「对不起有用吗?用胸部来道歉!」

  「啊嗯……别这样……」

  小敏见好友被欺负,没有袖手旁观,将另外两位女同学推去当肉盾,把小悦拉走。

  「小敏小悦别走!」

  「啊,谁揉我!」

  「笨蛋!不是我!」

  「啊啊,不关我事,快放开我的胸部,别揉好痛啦!」

  「哇,有人偷袭?!」

  小敏一路拉着小悦走,一路将贼手伸向其它女同学们的胸部,加上某些趁乱佔便宜的同学,最后女更衣室掀起了一场揉胸大战!战后各女生们都露出胸部娇喘连连香汗淋漓,特别是小悦,心口目标最大,部份小敏的帐也计到她身上,胸脯被揉得有些发肿。

  整个更衣室大战,有一位女生超然在外,大家统一没有下手,她就是女班长?校花?全校的美腿女神。

  女班长明星似的五官,修长优美的双腿,会说话的大眼,有礼优雅,成绩优异,家境优越,堪称零瑕女神,是老师和学生的宝贝儿。每次出街,都会收到星探的卡片,校内校外收到的情书多得以斤来算。

  这样完美的女生,是每位女生心中的崇高梦想,总是呵护备至。

  小悦跟大队在运动场绕圈跑步,在阳光下,觉得暖暖的,吸一大口气,胸膛内加速跳动的心脏不止泵出血液,还有勇气,她抬首微笑,前路……一定会有希望的,加油!

              X——X——X

  这份可贵的希望,难得的勇气在晚上母亲与继父重演的吵闹中,像冰块放在太阳下溶化气化掉。

  再次继父挥袖而去,母亲掩着被狠打了一巴的脸趴在地上,凝视走远的无情背影失声痛哭。小悦手足无惜面对眼前家里的悲剧,心痛地跪到母亲面前,双手抱着她低声安慰说,「妈妈,别哭,你还有我啊,我会陪着你……」

  这些安慰却没有得到母亲丝毫的回应,母亲什么都感受不到,沈痛在悲伤中不能自拔。

  小悦一阵心慌,用力摇晃母亲的肩膀,呼叫妈妈的名字。忽然,母亲一抖回神,像灵魂似的回到世间,脑里映出眼前的女儿,终於接收到她的声音,举手回抱女儿,露出面颊上紫红色的掌印,「小悦……小悦……呜……怎么办……爸爸要走了……他要走了……呜……」泪如雨下。

  小悦紧紧拥着身心受创的母亲,强作振定柔声安慰道,「妈妈还有我,小悦在这儿,小悦会一直伴在你身边的,别怕……」

  「呜……爸爸不要这个家了……要离开我们了……没有了爸爸怎么办……呜……」哭声全然是徬徨无助和伤痛。

  「妈妈,小悦会很快长大的,长大了可以照顾妈妈,小悦……会很快长大的……」说到最后小悦快要忍不住哭颤嗓音。

  「不行的……呜呜……没有他……不行的……咳咳……怎么办……呜呜咳……没有他……可怎么办……」母亲嗓音沙哑,一声声哭声盛载她不能承受的悲痛,彷彿xX泣血,泪流满面。

  小悦望着怀里泣不成声崩溃的妈妈,泪珠终於涌出眼眶,失声痛哭。拜託……求求谁……谁可以救救母亲……

              X——X——X

  小悦今天上学心情格外沉重,双眼肿如核桃,走路时轻轻在眼睑敷冰。
  出门前,小悦入爸妈的睡房探看母亲。

  母亲脸上可怖的紫黑色掌印,即使涂了药膏,睡着时面颊仍隐隐作痛地抽搐,眉宇紧皱,满脸泪痕,脸色灰败,喃喃地唤着继父的名字。

  小悦轻柔地用纸巾印走她的泪水。

  为了母亲,小悦决定私下找继父谈一谈,恳求他,试探有什么办法令他回心转意。

  今天下午继父应该在家,只因逢星期三母亲下午和晚上都要替班,小悦暗暗为这个事实悲伤不己。

  小悦一放学便冲回家,正好赶上继父出门。

  「爸……爸!等等……哈……」飞奔而来的小悦气喘吁吁。

  「小悦?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急,先别说话,入屋坐一坐休息,」继父扶着脚软的小悦进屋。

  小悦坐在沙发上,喝口继父递来的水,顺了气,看着旁边照顾自己的继父。
  由小到大,继父总是很爱护她,没有因为她是养女而有隔阂,曾经一家三口的日子带给她许多的幸福,她衷心盼望这生活不会变。

  「爸爸……」感受到来自继父久违的温暖照顾,让小悦一时眼红。

  继父叹口气,明白小悦因何而眼浅,手掌抚了抚小悦的发顶,「乖孩子,这段日子苦了你。」

  小悦抓着继父的手,含唳摇头,「小悦不苦,有爸爸有妈妈,怎样也是甜的。爸爸再考虑一下,别离开妈妈小悦好吗?小悦一定会听话,好好孝顺你和妈妈的!」
  虽然他一向疼爱乖巧可人的养女,继父只是无奈和为难地回拒,「小悦,爸爸知你是好孩子,大人的事并非住一起这么简单,也有个人的需要和需求,如果对方满足不到,留下来只有折磨。」

  「但……妈妈很爱你,愿意为爸爸改变的,爸爸肯留下,什么难题都可以相量的。」小悦努力开口挽留继父。

  继父迎着小悦祈盼的眼神,无声慨歎,「有些事不是将就便成的,小悦,请你理解爸爸要的是年轻女人。」

  小悦想开口,继父随即打断小悦,「小悦你是好孩子,就算爸爸妈妈分开了,我们也会一样疼爱你,是爸爸自私,好好劝你妈妈。」手掌摸了摸小悦的头,无视小悦再多的恳求,便起身开门。

  继父的坚决,母亲的崩溃,眼前的困局……

  已经……无计可施……

  小悦无助地将小脸埋在双手,如同看不见任何希望,未来註定的破碎。
              X——X——X

  又一整晚见着母亲行屍走肉,数天无法安睡的小悦,勉强吃了头痛药便上学去。

  小悦参加学校的绿园计划,学生各自在校内花园种一盘花,自个儿负责浇灌施肥。

  小悦迷惘不语地轻抚盘里小花,淡紫的花瓣柔嫩鲜活,可一少了水,两天便萎靡不振,五天掉光花瓣枯萎——美好却脆弱。

  听到钟声,小悦茫然转身走向操场预备集队,彷彿一阵喧哗声,突然「啪」一声,「梦想」在她眼前掉下来,破碎扭曲,鲜红的液体四溅,不断地从身体渗出来,宛延流向小悦的鞋。

  小悦呆呆的张大眼睛,同学们震耳欲聋的尖叫声下,眼前一黑,昏倒在地。
              X——X——X

  缓缓醒过来,小悦躺卧在保健室的床上,保健老师关心地与她交谈。小悦反应呆呆滞滞,似乎仍未从刚才的恶梦醒过来。

  保健老师叹了叹,一个女孩子全然目睹这般可怕的事,无法反应很正常,最好让学校社工跟进,别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小悦……」小敏趁小休时前来探望,见小悦失魂落魄的样子,上前轻抱着她。

  小悦半垂眼睑,延缓回应,「……小敏。」

  「小悦?别吓我,你觉得怎样,哪儿不舒服吗?」小敏没见过这样的小悦,摸着她的手担心地问。

  小悦微微摇头,抬眼望着小敏,不知如何措词,最后只道了三个字,「女班长……」

  小敏默然,对她摇了摇头。两人眼睛涌现氤氲的薄雾,想起常常相处的女班长,那么漂亮温柔可亲的少女,便忍不住相拥对泣。

  小敏缓了缓气,用纸巾替小悦抹眼,轻拍着小悦的背柔声安慰,便回去上堂。
  保健室静悄悄,小悦躺着闭上眼睛,忆起小敏说的话……

  原来女班长是为情离开这世界……

  女班长在校外和一个男人拍拖,对方提出分手,试过无数次挽回亦不成功,情根深种的女班长看不开,便从天台跳下来。

  小悦一听,身体发冷,即使抱着小敏也感受不到温暖,无法驱走心底的寒意。
  小敏察觉到怀里好友颤抖,以为吓怕了她,立时好好安慰。

  事实上,小悦惊的不是女班长的事,而是为了她母亲……

  这样完美的女班长,面对爱情的失败,也如此不憾一击……

  稍为将母亲代入去,小悦就禁止不住地害怕,害怕未来会重演这个画面,当中的人不是别人,而是最心爱的母亲。

  小悦张开眼眸,侧卧望出窗外,出神地盯着夕阳,那令人心悸的红色,征征的……

              X——X——X

  今天是星期三,公众假期不用上学,小悦终於在下午等到和继父在家独处的机会。

  小悦在镜前试穿背心和迷你裙。紧身低胸白背心覆在她的身上,勾勒出傲人的胸前曲线,盈盈纤腰,加上特意挑选的内向型胸罩,半遮半掩的波涛凶涌效果令人一看血脉沸腾。

  粉色裙长度正好盖到大腿中间,露出小悦纤幼白滑的大腿和小腿,行走间粉裙在大腿摆动,别有一翻清丽可人的味道。

  小悦深呼吸,抬手敲响继父的房门道,「爸爸,我可以进来吗?」

  「……小悦进来吧。」

  打开房门,继父正背着她收拾行李箱。

  小悦吃惊上前,抓住他的衣袖苦涩地问,「爸爸,你要走了吗?」

  继父原没打算给妻子或小悦看见,她们知道后定会纠缠不清。

  他计划准备好行李,大后天悄悄飞往别处,当她们找不到他一些时日后就会死心,再过两年,他们便可自动离婚。

  既然让小悦见到,继父顺势温和地摸摸她的头顶,望着由小照顾大的女孩叮嘱她,「小悦,爸爸快走了,记住好好念书,照顾好妈妈和自己,多多关心妈妈,有什么事别收埋,和朋友老师倾诉,将来的日子妈妈靠你了。」

  小悦垂首听完,抓着头顶的手,轻声道,「如果……我代替妈妈……服侍你,爸爸可以不走吗?」

  「什么?」继父一时不明白女儿在说什么。

  小悦抬头,双颊红红,眼眸水光盈盈,认真凝视着继父道,「爸爸不是需要年轻女子吗?小悦……可以代替妈妈满足爸爸的需要……」

  继父大吃一惊,回神后一把挥开小悦的手,怒指着门口说,「这是爸爸和妈妈的事,是上一代的事,不关你的事!现在立即出去!我当今天什么都没听过!」
  小悦咬唇摇头,不肯出去,这是她最后的机会,用她的身体留下继父,绝不能放弃!

  继父见她冥顽不灵,气得拉住小悦的手,粗暴地拖她出房。

  小悦趁机扑倒在继父怀中,嫩白的长腿和继父的腿紧贴交缠,柔软弹性的大胸挤压在他的心口,随着摆动小腰一下一下磨蹭,既羞怯又期盼地视察继父的反应,「爸爸,小悦可以的,爸爸对小悦作什么都可以,在床上让小悦侍候你,其它妈妈继续做,合起来不就刚好一个完整的妻子吗?我们一家三口便可继续在一起,齐整地过日子。」

  被小悦黏到身上,继父怎样也撕不下来,又怕太大力弄伤她,一听完小悦恬不知耻的话,怒极反笑,「哈哈!好!真是好女儿!要代妈妈用身体服侍爸爸!那爸爸今天就爽一爽!」

  继父说着便连带小悦大步走向睡床,把小悦往床上一压。

  小悦的身体被继父完全覆盖,显得益发娇小玲珑,来自成年男人的重量令她突然意识到即将可能发生的事,既羞且怕,控制不住地颤动咬唇。

  继父感受到身下源自小悦的微微抖动,既生气又想吓走她,决定落点重药,於是一口气拉高小悦的背心和胸罩,弹出她的那对大胸,事实上他很难违背视力说她小,唯有双手毫不怜惜地揉捏两颗乳球,装作淫邪啧啧道,「爸爸先验验货。」
  小悦在突然露出胸部时愣住了,随之而来的粗糙大手连番揉弄,指间纯男性的力度和色情的手法,跟平时更衣室少女间的戏笑玩耍节然不同。

  还有继父传来一句句「好小悦,奶子长得又白又大又弹,真好摸」,「清清秀秀的,想不到长了一对天生被玩的骚奶子」,「这么淫贱的奶子,穿得这么诱人,就是想让爸爸摸吧」,充满淫猥和羞辱。

  小悦臊得直想捂住胸部逃离床铺,再忆起自已的目的,最后强忍羞意将手放到身侧抓紧床单,面颊羞红,裸露胸部,垂目轻颤,一幅任继父轻薄的娇柔模样。
  那对粗糙大手便毫不客气伸进粉色的迷你裙底……

              X——X——X

  半小时后,小悦衣衫不整冲回自己房间。

  锁上门,抱着自己倒在床上。

  眼眶红红,望见自己怀中大胸都是赤红手印,乳首红肿不堪,尤其下身娇嫩之处传来酥麻作痛的感觉,脑海便浮现一个个羞耻画面,小悦禁不住把头埋到枕头里。

  …两个雪白的大胸像麵团被继父的手揉来揉去,两粒乳首更是被大力招呼至充血红肿,身下的她只能凝泪作哼……

  …粉嫩的唇瓣乖巧地吞含几根粗壮手指,手指在她的嘴里粗鲁乱挖,出出入入,还夹带着舌头出来,唾液如丝,不时黏到她的面颊和锁骨之上,还有滑动时的口水声,令她脸红耳热……

  …迷你裙堆到腰间,内裤滑落至脚弯,私处尽数落入对方掌间,被任意抚弄揉搓,每次下意识扭动小腰躲避时,倒似她主动用下体磨擦继父的手撒娇邀宠……

  …粗壮手指沾着她的口水淫戏肉缝和肉豆,陌生的酥麻一浪浪涌上,让她失神地娇喘,当小穴有些湿意后,手指一根接一根插进去,全然不顾肉穴极緻的紧绷和她痛呼太多太满了的喊声,急不可待地挖掘抽插……

  …娇嫩的肉壁出乎意料的敏感,她完全感受到那几根在体内活动的指头的形状,甚至是上面硬硬的老茧,那是从前小时候牵着她的手的触感,现在却在长大后的她下体内肆意进出,狠狠划过肉壁时,刺激她如同被捞上的鱼,浑身轻颤流汗如浆,唇瓣一开一合,发出嗯啊嗯啊的哭音……

  …她的手被抓进裤子,直接触摸继父的胯部,又硬又热的肉棒在她手间滑动发胀,掌心握着的肉棒滑动和下体吞吐的手指抽插益发同步,两处愈来愈大的力度,彷似她真的被继父用肉棒奋力操弄处女穴,任他享用发泄……

  …曾摸遍她身体的手举起,轻轻地抹掉她流满脸庞的眼泪,超龄的刺激快感和背德的羞耻无助令她惊惶失措地卷起身体,口中喃喃地道,「小悦可以的,小悦,可以的……」

  …继父无声喟歎,将近乎赤裸的她拥入怀,安抚轻拍她的裸背,待她平静一点便出声,「这件事,你好好考虑清楚,你的人生不应该为任何人任何事不自愿地献身,三日后……」

  淫靡回忆敌不过最后那个珍贵约定,小悦羞耻的神色渐渐地褪去,闭上眼睛沉吟,「三日后……」

  …三日后,假如小悦你考虑清楚,坚持这项交易,那就凌晨一点,来客厅找爸爸……

  她的身体眼泪和坚定,终究换来继父的感动怜惜和约定。

              X——X——X

  这三天,继父不再早出晚归,每天留在家中,如同以往一家三口温馨的日子。
  妈妈回复了精神,见继父回心转意似的留在家中,举止透着遮不住的轻快欢喜,一整天都是笑盈盈,还开心地抱着小悦说爸爸还是爱这个家的。

  小悦却隐约感觉出这是继父为离开作最后的美好告别,但见到妈妈乐在其中的样子,所有言语便吞回肚里,什么也说不出。

  这样幸福美满却又虚幻脆弱的生活…

              X——X——X

  小悦再次站在镜子前,看着入面青春性感的清秀少女,小背心和超短裙穿在她身上份外诱人。

  还有五分钟,就是凌晨一点了…小悦深吸一口气,羞涩地仔细脱掉胸罩和内裤,只穿着小背心和超短裙,徒然变得清凉的乳首和下体,屁股和胸部被风拂过的怪异感觉,令小悦面红耳热。

  她明白继父这个凌辱的要求,是故意想令她放弃约定。

  可是一想到这几天妈妈眼里的神彩,动人的笑靥,她没法亦不能放弃这样幸福的母亲!

  小悦提起勇力拉开房门,在黑暗的走廊悄声前行,犹如通往异度空间,穿越另一个世界,心跳如雷,昏暗中有些头昏脑胀的小悦在客厅前住脚步。

  客厅没有开灯,继父独坐在沙发上,电视机正在播放凌晨新闻,微弱的光线映得继父脸孔和客厅忽明忽暗,生出一种迷离得陌生的感觉来。

  小悦收拾心神,将手心的汗抹在裙子,便坐到继父旁边,脚贴脚,慢慢由生硬至柔顺地倚到那男性身躯上。

  继父没作声,右手搭在小悦肩膀轻扫,平静地专心看新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