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亲爱的妹妹+妹妹很会用嘴把樱桃梗打结】【作者:bouly】
【亲爱的妹妹+妹妹很会用嘴把樱桃梗打结】【作者:bouly】
字数:360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亲爱的妹妹

                上篇

  小妹最近参加学校的运动会,代表班上比赛百米赛跑。

  我打算偷偷去帮她加油,给她一个惊喜。

  那天早上照常去上班,其实已经请过假。

  等到了运动场旳时候,已经错过开幕式。

  一大群青春洋溢的高中生,在操场上扭腰摆臀着,看得我也蠢蠢欲动,想下场活动活动。

  站在会场一角,搜寻不到妹妹的踪迹,人真是太多了。

  我倒是不急,反正知道妹妹参加的项目,先欣赏其他人的比赛吧。

  过不了多久,百米赛跑开始了。

  起跑线上有一人特别显眼,身姿婀娜,秀发飘逸,风采绝伦,我立刻发现那是小妹。

  妹妹拉着脚筋暖身,作好预备动作。

  待枪声一响,修长的美腿弹射而出,如一头雪白的猎豹疾奔,领先其他人不是一点半点,赢得轻轻松松。

  我兴奋极了,想不到妹妹这么厉害。

  再看另一组预赛,参赛学生个个半斤八两,没有特别出众的。

  看来决赛是无悬念了。

  果然最后,妹妹也是轻易胜出,夺得冠军。

  我感动地要立即上前与妹妹相认。

  才走几步,却发现妹妹被一群同学包围簇拥着。

  大家激动地和妹妹分享喜悦,妹妹笑得好开心啊。

  我呆站在那里,喃喃说道:「妹妹已经有自己的社交圈,不再需要我了。多么傻啊,还自以为是想帮妹妹加油打气呢,像个笨蛋一样。」

  望了妹妹最后一眼,在心中向她恭喜一声,转身离开。

                下篇

  话说妹妹放学后,喜孜孜地亮出金牌,和家人一同分享,其乐自是不在话下。
  快到就寝的时间,妹妹洗完澡,穿着蓬松的棉质睡衣到我房里。

  「哥,你在干麻?」

  「没啊,准备睡了,有事吗?」

  「今天赛跑,脚好痠喔,你可不可以帮我按摩一下?」妹妹一头扑在床上。
  「唉,谁叫你是金牌选手,我还能说不吗?」我爬到床的里侧,盘腿坐下。
  「知道就好。」妹妹嘻嘻笑道。

  隔着睡裤,在妹妹的小腿肚上按摩着。

  「哪里比较痠啊?」我问道。

  「整条腿都痠啊,脚底板也刺刺的。」妹妹弓起腿,红润的脚掌在我眼前晃动。

  「平常没在运动才会这样,你是怎么跑第一的?真是见鬼。」拉过妹的小脚,用大姆指在脚掌上来回搓动。

  「人家天生神力嘛。」妹妹的声音带点慵懒:「嗯……好舒服。」

  妹妹的脚掌非常柔软,散发着一股沐浴后的香气。我凑近深吸一口气,半点臭味也没有,沁人心肺。

  也不知发了什么神经,我将鼻尖钻入妹妹的脚趾缝中,拼命的闻着。

  「对对对,就是那里特别麻。」妹妹发出阵阵呻吟。

  我又用脸颊摩擦妹妹的脚底,柔软的触感简直舒服的不像话,比我身上任何一处的肌肤还要滑嫩。

  「哥,你好好按啦。」妹妹转头想看看什么情况。

  我早已回复成平时的姿态,一本正经地按摩着。

  接下来要处理妹妹的大腿,得到了她的允许,先让妹妹转身躺好,双手放在膝盖上缘处揉捏着肌肉。

  「哥你不要按太上面喔。」妹妹警告。

  「你想太多了。」我没好气地瞅了一下她。

  安静了一会儿,妹妹开口了:「哥,我问你一件事喔?」

  「什么事?」我随口应道。

  「你今天是不是有来我学校?」

  我震了一下,迅速恢复冷静说道:「哪有,怎么可能?」

  「我都看到啦,你一个人躲在旁边,还一直色瞇瞇盯着我们学校的女生。」
  「乱讲,我是去参观一下,顺便看看你的表现。」我放下手中动作,往后挪移靠在墙上。

  「是吗?那你后来怎么先走了,我比赛完去找你,找半天找不到。」妹妹抱着腿坐着。

  「我还要回去上班啊,看你赢了就先闪了。」

  「哥,你这样好变态哦,不是跟妹控一样吗?」妹妹嘲笑道。

  「靠,好心去帮你加油还被你讲成这样,以后不管你了,快滚。」我挥手要妹妹出去。

  妹妹突然靠过来抱着我,头依偎在我怀里,小声说道:「哥,谢谢你,我好高兴。」

  我只是傻坐着,没有回应。

  好半响后,妹妹抬起头说:「可是我也好生气,你为什么要自己跑走,我找你找好久你知道吗?」

  我歉然道:「对不起,我不晓得你在找我。」

  妹又说:「我把整个学校都找遍了,脚才会那么痠,你刚才还取笑我。」
  说着说着眼泪竟簌簌地流下来。

  我既自责又怜惜,将妹妹一把搂住,口中不停地道歉。

  过了许久,怀里的妹妹不安分起来,在我的脖颈上亲着吻着。

  我想要推开妹妹,又怕她伤心,於是一动也不敢动。

  妹妹吻上我的脸颊,我闭起眼睛不敢看她。

  黑暗中,妹妹的呼吸声愈发明显,如兰般的气息,不停涌入我的鼻腔。
  随着香气愈来愈浓,妹妹的樱脣也离我的嘴角愈来愈近。

  我脑海里一团乱,想要抓住一点东西。

  大爱台的台歌是怎么唱的?一时想不起来。

  终於,我的狼口被妹妹的双脣撬开,一条软舌扭动地伸了进来。

  我哪里还按奈的住,一个用力,抱紧妹妹的娇躯,狼吞虎咽般和妹妹接吻着。
  俩人吻得难分难舍,欲火焚身,最后还是妹妹先推开了我。

  「哥,不要一直摸人家那里……」妹妹抓着我的手道。

  「对不起……」我懊悔着,实在是太冲动了。

  「你先等一下,我去把灯关了。」妹妹跳着下了床。

  我咕哝一声,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既害怕又期待。

  「不行!她是你妹妹。」突然脑海里传来一声暴喝,我完全清醒了。

  「小妹,你等一下。」我用澄澈无瑕的眼神望着妹妹。

  「哥果然是大变态。」妹妹将灯关掉,打开门一溜烟地跑走了。

  「这三小?」我脑中又是一团乱。

           妹妹很会用嘴把樱桃梗打结

  每次吃樱桃,妹妹都会表演这招,得意的嘴脸真让人生气。

  叫她教我也不要,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只能摆弄这种小东西罢了。

  妹妹见我不服气,把一旁的香蕉皮撕一小条放入口中,几秒后,吐出一条打结的香蕉皮。

  「操……这也行。」虽然被吓到,但我立刻摆出不以为然的表情。

  左看右看,抽了一张卫生纸,说道:「这都能打结我才服气。」

  妹妹取过纸说道:「这很容易。」

  便将纸揉成一团放入口中左嚼右嚼。

  不到半分钟,吐出一条打好结的纸绳。

  我跳了起来,这水准分明可以去参加中国达人秀了,怎么可能?

  瞅着妹妹的得意貌,下巴都快顶到天花板了。

  (冷静,我得冷静。)

  「刚刚是我搞错了,随手拣了个简单的,真正要考考你的是这个。」

  我唰地把裤子脱了,懒叫顺势咻地旋转着。

  一口气脱掉内裤外裤是我的得意技之一,特意在妹妹面前显摆一下。

  妹妹脸颊立马红了,却仍故作镇定,目不转睛盯着我的阴茎。

  思考半响后道:「你的鸡鸡?」

  「不错。」我傲然道。

  「这么长的鸡鸡,那很简单啊,就是有点儿变态。」妹妹捧着我的阴茎仔细观察,跃跃欲试道。

  其实不是我变态,这其中自有一番道理。

  为了偷学妹妹的技巧,亲身接触妹妹的舌功才是道理,是以出此上策。
  「你成功的话,哥就答应你一个要求。」

  「好,一言为定。」

  妹妹爽快地将鸡巴含入口中,立即吸吮着,发出啵啵啵的声音。

  然后一条软舌似灵蛇一般,卷曲纒绕过来。

  「马……马的……」这实在太刺激了,我的鸡巴不争气的硬了,这样下去要怎么打结呢?

  唉,鸡巴竟然会在这种时候勃起,实在是我的失策。

  当我阻止妹妹继续时,她却仍在努力的吸吮。

  并用坚定而羞涩的眼神望着我,暗示着她没有放弃。

  我被妹妹的决心打动了,难怪妹妹这么厉害,这股匠人般的意志力,才是她成功的关键啊。

  此时妹妹的舌头,已经改变战略,不再和硬烫的阴茎纒斗,改成攻击我的马眼。

  小巧灵动的舌头,不断地在马眼左近摸索着。

  突然一个疾刺,舌尖从包皮和龟头间的缝隙钻入,继而整片软舌摊开,包覆着我的龟头。

  「这是什么战术?妹妹的舌头取代了我的包皮?」

  我一边做着语音转播,一边忍耐着这极大的刺激。

  「不……不只是包覆着,妹妹的舌头在里面转圈圈,啊……」

  「妹妹的舌苔磨得我的龟头好舒服,好厉害,彷彿我的包皮不存在般,毫无阻碍。」

  「哼……」妹妹发出一声鼻息,又翻了翻白眼,似在抗议我的旁白。

  我顾不了这许多,腰桿一个挺直,在妹妹的口腔里源源不绝地喷发。

  「啊……啊……啊……啊……啊……」

  这难道就是妹妹的策略,把我的鸡巴吸软了,就可以打结了?

  正这么想的时候,妹妹吐出我的鸡巴,不停地咳着。

  呵呵,年轻人终究是年轻人,看来还是妹妹输了。

  「妹,可惜你没忍住,这局我赢了。」

  「呸,你才没忍住。」

  随着妹妹的几下咳嗽,从口里呸出一条细细黑黑的东西。

  我拿起仔细一看,这一条细长的东西,上面竟还打了一个结。

  抖着双手,看向妹妹。

  「这是……?」我不禁发颤问道。

  「这是你的包皮垢呀,不认得了吗?」

  我如遭雷击,颓坐在沙发上。

  原来妹妹这段时间,一直在搜集我的包皮垢,并且和成麵团,桿成一条细线,最后成功打结。

  「I……服了You,是你赢了。」我比起大姆指。

  妹妹撅起嘴说道:「不……我只是取个巧,换个东西打结,这局算平手吧。」
  我不可置信地望着妹妹,这才是大师的气度啊……我真的输了,输的心服口服。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