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大燕公主慕容雪之死】【作者:瞳】
【大燕公主慕容雪之死】【作者:瞳】
字数:8369

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您的支持是我继续转帖的动力。

               (一)云雨

  「啊…………」在南宫雨的不断抽送下,慕容雪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正在溶化了。

  她是采取蹲跪姿势的,一双完美的乳房早已落入所爱的人手中任由搓玩。
  平日在大军前身穿铠甲的凛然不可犯的威严已随着被剥下的银鳞甲丢到一旁,这时,欲火正猛烈焚烧的慕容雪已不再是一名公主。

  亦不是统率八千多女兵的将军,而更似是一朵欲海中的红莲:脸泛桃红,星眸半闭,冰肌上香汗淋漓,七尺青丝在她螓首左右摇晃中像一条灵蛇在借单一火炬燃亮的营帐中腾舞……

  「雨,不要停啊……求求你……」

  她已接近今天晚上的第二次高潮了。

  雨的抽送一记比一记强烈,她从没有想到他可以探入她身体这样深度,她想:我要死了,死了多好,就这样的死掉,像一个淫娃,一个荡妇……

  会更甘心这样死掉,甚至比在无数绮梦中在战场上被杀掉更令她亢奋!
  虽然是公主,这次出征的主帅却是南宫雨。

  这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大燕的公主本来就不少,而南宫雨是久历沙场的长胜将军,由他执掌帅印也是很正路的事。

  她甘心屈居他的麾下,正如她现在甘心置身于他的胯下一样。

  「啊……!」她终于又再一次得到了极乐,身上每一寸肌肤都仿佛在燃烧起来,这时她的明丽眸子已睁得大大的,樱桃小嘴也形成了小圈,在咽喉处更发出了「咯,咯」的声响……

  她感到他射了,在她的阴道内,被男性精液灌满的感觉令她满足了,可是她知道他却意犹未尽,她喘着气,等候着……

  他终于拔出,把她的身子转了过来让她面向他,还有他仍勃起的阳具……
  「先自慰吧……」他站起来,对她说。

  于是她在他眼底自慰了,乳蒂在自己左手搓弄下再次变硬,而被右手食指和中指插入的阴户已是濡湿得一塌糊涂。

  她仰起头,望着他冷俊的脸,她知道他其实不是真的爱她,他只是爱她美丽的脸庞,要享用她的肉体。

  在他的心中只有皇妹慕容无垢。

  她不明白,也不甘。

  妹妹虽然也是个美女,可是她自问在容颜,在玲珑身段,在才智武功,她是绝对比不上自己。

  可是他就只对她情有独钟,虽然这不会令他放弃与美丽女性合体的任何机会。
  他需要对慕容无垢以外的身体征服,无垢是他的女神,圣洁而不可侵犯,而她,慕容雪却是可以泄欲,也甘于让他泄欲的女人。

  他不会理解她是如何爱他,她甚至可以为他去死……也许明天,她就真的会为他献上只有二十二岁青春的生命。

  「三天之内,替我把这座城攻下来!」他说。

  她知道为什么是三天:魏国大军三天之内就会赶到「达磨原」,占据可以俯视整个会战战场的「落雁城」的一方会处于高居临下的优势……

  只是,要取下这城池的方法只有一个:强攻!而且是仰攻。

  守城的敌军不满三千,兵力上她是占优势,只是要在毫无遮蔽的平原冲到城墙下架起云梯再攀城血战,伤亡一定非常惨重。

  他要把主力留待迎战魏国的援师,唯一可以作出牺牲的就只有她这一支女兵。
  她想:如果带领这支女兵是妹妹,他也会让她冒死攻城吗?

  「肯定不会!」她心中充满怨,却没有恨。

  她爱他,也爱无垢,她愿意为他死,也许如果他看到她真阵亡,又或被敌人斩下她的首级高挂在城堞上示众时,他会爱她多一点……

  泪水混和了汗液已滑下她的俏脸。

  她仍在自渎,自下体传来的快感令她身体不受控的抖震……他一手按在她的脑勺上,把她拉向他的阳具,她张开了唇,把它纳了进去……

  「射吧……」她默祷着。

  他射了,黏液灌进了她的喉,洒到她的奶子上……

  「啊……」她把黏液涂匀在她的乳房上,满足了。

  他让她倒伏在地毯上,看着她急遽起伏的香肩。

  然后他穿上了铠甲,大步走出了营帐,只留下一句话。

  「三天。」

  (二)攻城。

  她把部下分成三阵,每阵约三千人。

  第一阵主要是持强弓劲弩的箭手和刀牌手,她们主要的任务是冒敌人的箭雨接近城墙,以长牌和箭雨好为随后用以撞击城门的冲车,运载登城士兵的轒辒车,以及装上了轮子的云梯台车开路。

  由于这些攻城器械都非常笨重,南宫雨额外派遣了五百精壮的男兵协助,另外,一百多台的床子弩会把五尺开外的枪箭射到城墙上,一旦攻城的女兵挨近城墙,就可以沿这些枪箭攀上墙顶进行白刃战。

  除了这些外,他也调来了五十座备有挡矢石功用的木幔车,以及四座称为井阑的攻城塔,四台可以向城墙投掷巨石的发石车和五道帮助她们越过壕沟的架桥车。

  如果一切顺利,第三阵的兵就可以借着先前的两批人的战果冲上城墙或什至冲进被攻破的城门。

  当然,敌人也不会毫无准备的。

  从远远看去,慕容雪已可见到城墙上那些配有走动滑轮装满投石与擂木的借车,以及那些高悬城堞外令人望而生畏的狼牙拍和夜叉擂。

  在上面一排排的锋利狼牙钉可以在进攻的人身上凿开无数的血洞,甚至压成肉酱!

  本来,如果慕容雪向落雁城四面猛攻,是可以分散对方兵力而选择攻击较薄弱的一面的。

  燕军数量上有优势,虽然是女兵,却都是久经训练的,而且对方守城的兵也有不少是女子。

  只是落雁城东,西,三面都是倚峭壁而立,几乎无法接近,只有南面地势较平坦,而这南面城墙的宽度极限只能容三,四百人同时攀登,这一来攻城的兵力优势就抵消了一大半。

  这种城要强攻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的。

  较合理的方法是围而不攻,切断对方粮食和水源,那时就可以不攻自破。
  只是他们已没有时间了。

  三天之内,燕魏两军就会在达磨原展开会战,谁控制落雁城,胜算就大了几分。

  旭日东升。

  穿上了银鳞甲跨在栗毛马上的慕容雪终于下令第一阵的部队向前挺进。
  发石车已经开始把巨石投向落雁城的高耸城墙上。

  巨投石撞击到墙上时发出的轰隆巨响以及间中石块落在城堞上把守城的人压成肉泥时得到的惨叫声此起彼落。

  床子弩也开始射击了。

  巨大的弩弦发出了刺耳的嗡嗡声,不一会,落雁城的城墙上已插满了数百根长长的箭。

  与其说是箭,不若说是枪更贴切。

  这些箭都长若七尺,杆身极硬,绝对可以撑得起一个攀城士兵的重量。
  敌人自然不会甘心让这些枪箭成为攻方的踏脚梯,于是就用长达丈余的钩镰枪试图把这些枪箭击落或折断。

  这时,第一阵的刀牌手已抵达护城沟的边沿,弓弩手也在竖起长牌的掩护下向城堞上的守军放箭。

  双方不断有人倒下了。

  慕容雪看见对方一名女子在试图用钩镰枪拨下插在墙上的枪箭时被一枝鹰矢正中左胸后拖着长长的困发翻落城墙外,她马上被斩下的首级就被挑在枪尖上高高举起。

  慕容雪立时内心起了一阵涌动。

  「多美啊……我会否像她一样死得如此凄艳?他会为我流泪吗?」

  「公主。」在她身方旁的聂晴把她从遐想中拉回现实的战场。

  「是否下令第二阵展开攻击了?」

  慕容雪把目光向战场横扫一下。

  城墙上下来来往往的箭矢已交织成网。

  敌我双方战死者的尸体已狼藉于城垛间与壕沟边沿。

  亦有些是坠入水位不太深的护城河中……

  「好!下令进攻!还有,我要亲自随第二梯攻城,你接掌第三阵作为后援!」
  「公主不可!」聂晴一听大惊。

  「太危险了!万一……」

  「这是军令!」慕容雪厉色道。

  「如我战死,你就替我报仇!」

  聂晴知她已决心犯险,而一旦她决定的事,任何人也改不了,只好接令。
  慕容雪下了栗毛马,轻轻抚拍马颈后把座骑交给一名亲兵,接过了聂晴递过来的七尺方天戟,把戟一挥,就随着主要由长枪手组成的第二阵攻了上去。
  慕容雪借其中一辆轒辒车掩护下接近城墙时,慕容雪才发觉战况比她想像还要惨烈。

  遍地尸积如丘!她们都是经她亲手选拔及调教的妙龄少女,而且都长得清丽可人,可是如此花季就在战场上成了冰冷的尸体。

  标枪和羽箭插在美丽的胴体上,有些少女的乳房上竟被多至五枝利箭射穿!
  两辆冲车开始以擂木撞击巨大的城门。

  城上的人也就从借车投掷口以巨石及火油迎击。

  惨呼声中,数名负责冲车的男兵被巨石压成肉泥,另外数人全身着火,在完全迷失方向中跌跌撞撞的,最后倒在地上烧成焦碳。

  空气中是浓烈的恶臭。

  死去的人空出的位置马上由另外一些补上了,于是撞门和巨石投下又一次一次的重演。

  女兵们冲过架桥车开始借先前由床子弩射出的枪箭攀上城墙了!

  城上箭如雨下!

  「唷!」一名女校尉在几乎抵达城墙顶部时酥胸被对方以短锥枪刺中在半空作了一个回旋后砰然坠到墙下!

  她的尸体甫着地,刺杀她的敌人也被射杀了,尸体就落在这女校尉之上,左手刚好搁在女校尉的胸脯上。

  慕容雪定睛一看,发现对方也是个女的,而且是十分美丽的少女。

  两人就像在交欢中的恋人一样死在一起了。

  在不远处,另外两名女兵同时先掷过来的飞铙索着了脖子再被一拐突枪穿过胸脯把两人串连在一起,接着尸体被敌人用长钩吊上城头剥去衣甲再斩首示众。
  一个上身赤裸的少年高举起两颗美女人头,仍带有童稚的少年脸上绽出了得意的笑容,坚实的胸板似狂炫耀着……

  那笑容很快就凝固了,少年的胸板上插上了一根标枪,于是他就仍抓着两颗美人人头从城头掉了下来,他的首级也被人斩下了,接着三颗人头都被人一脚踢得骨碌骨碌的掉进护城河的水中。

  「随我来!」慕容雪大喝一声,率先沿木梯冲上了一台井阑车的高台。
  竖起了的木幔在被数不清的利箭射着时发出「笃,笃」杂响。

  如果不是有这些木幔遮护,慕容雪这时可能杞被射成了刺猬一般了。

  侥是如此,紧随着她的一名女弓箭手也逃不了厄运被对方一箭从脖子左方射入!

  「呀!」那女弓手一手抓着箭杆,发出惨呼后就从木梯掉下去了。

  轒辒车已贴近女墙。

  车顶木塔的弓箭手向城堞上的人射出了箭雨。

  慕容雪看见城堞上也堆满了战死者的尸体,当中有男有女,有些人甚至没有铠甲而只是穿着单衣。

  有一名腿部受了伤的女子更把上衣褪至半腰跪在城堞上抚胸自渎!

  「她是求死吧!」慕容雪想。

  她决心要亲手杀了这女子。

  「冲!」慕容雪率先飞跃登上城墙把手中长戟一挥,方天戟的利刃马上把这名女子的头颅斩下!血柱喷上半空中半裸的尸身亦在两个雉堞中间坠到墙的底部。
  慕容雪及登上城头的女兵没有时间闲着,一名手持重甸甸黄金镧的敌将与十多名持砍刀的敌兵马上和她们展开战斗。

  慕容雪闪过了那黄金镧,击杀了三名敌人,那持镧的一击不中,就转移目标一镧打在一名女兵胸甲上,那女兵身上的皮甲如何能抵挡,便「哇」的一声吐了一口鲜血,手中刀也坠地。

  那持镧的更不打话,补上一镧把那女兵的天灵盖打碎。

  慕容雪看在眼内,心想:这人狠毒。

  就回戟一刺,那人一镧把她的方天戟荡开,正要上前把这女将结果,哪知脚步踏到先前那女兵吐的血上脚下一滑,失了重心就向前仆去,正好被慕容雪一戟刺入右眼再从后脑穿出而一命呜呼。

  敌人更多的增援却从马道的另一头冲杀过来了!

  燕军女兵亦同时从轒辒车攀上井阑攻上来了。

  同时,不少女兵亦沿着枪箭搭成的梯子攀上城头。

  当然亦有不少被射杀,另外就是被那些狼牙拍和夜叉檑狠狠的钉死在城墙下。
  「杀!」慕容雪一声令下,挥动长戟把走在最前的一名使短锤和圆盾的魏将挑了下去,接着又把戟刺进随后而上的一名持巨斧战将的胸膛。

  敌人却前仆后继汹涌而至!

  能攀上城堞的燕军女兵毕竟不太多。

  这时是敌众我寡,慕容雪当机立断,下令从另一方攻向城门内侧。

  这时,冲车已把大门撞开,只是对方马上把数辆塞门刀车推了上来把缺口堵死了,城外聂晴率领的第三阵燕军不惜猛攻,却虽死伤枕藉也无法突入。

  慕容雪知道唯一办法是杀散塞门刀车后的守军,把刀车弄开,这样内外夹攻才可以扭转劣势。

  敌人也马上发现她的意图,于是兵如蚁聚涌过来了!

  「给我断后!」这大燕公主向身旁的一名女军官下令。

  「遵命!」那女的接令后就带了十来登城的女兵向敌人冲了过去。

  慕容雪固然知道这些人是九死一生,但形势已不容她多想,于是率领其余的三步作两步的跃下城墙一角的长梯冲向塞门刀车后的敌人。

  一名敌方女将手持缨枪拦着她的去路。

  慕容雪也不打话举戟使刺,对方也不示弱舞枪来战;七,八合,慕容雪手起戟落,戟刃没入对方咽喉!

  「啊……姊姊啊……!」一声惨呼,那女将向后便倒。

  慕容雪得手马上就冲了过去,讵知那女将竟仍没有断气,就地一枪就向燕国公主刺来,慕容雪听得兵器破风之声,在千钧一发中闪过,顶上战盔却已被挑飞,一头青丝散落在肩上。

  她既羞且怒,马上补上一戟没入对方酥胸中。

  那女将这时才凤眼一瞪,倒地身亡。

  终于冲到了塞门刀车处。

  守护刀车的竟是一队女兵!

  一场混战中,对方被歼灭,慕容雪手下也死伤过半,但总算清除了障碍。
  正当她与女兵合力推开塞门刀车时,背后杀声大起。

  慕容雪回头一看,只见一大队敌人正朝她们冲杀过来,带头一人手持钢叉,中间的叉刃上正插着刚才为慕容雪断后的女军官的血淋淋首级!

  混战展开,慕容雪等陷入了苦战,而聂晴得亦无因塞门刀车仍未移开而无法攻进来……

  众寡悬殊,结局不问而知。

  她身旁的女兵一一战死,自己在击杀多人后方天戟被缴去,接着是双手被制,银鳞甲被剥下,连单衣与和月白肚兜都被摘去了。

  她半裸中被压至跪姿,长发末端被人抓着扯直,慕容雪知道自己马上要被斩首!

  「好啊!」她心中念道。

  在她脑海中是自己被枭首城堞上示众的情景。

  刀就要砍下……

  「刀下留人!」是一名女子的声音。

  「她是燕贼皇族,留待明天才在城头向着来攻的燕贼把她处斩!」

  慕容雪望向那执着自己被夺下的月白肚兜的女子。

  那肚兜上绣着的大燕国龙纹出卖了她的身份。

  她已成了俘虏。

               (三)俘虏

  在死牢中,慕容雪的双腕被死死的锁在墙上的铁镣上。

  事实上当她被押入牢房时,她是自动伸出双臂让对方把自己锁上的。

  反正就是这么的一回事,明天在城墙,她就会面对自己的兵马被人斩下首级,然后枭首示众。

  她战败了,这就是她的宿命。

  当然,另外的宿命就是被污辱。

  她知道她这样的一个美女是无法逃得过被对方奸污的命运的。

  果不其然,在被锁定不久,他们就来了。

  是一个女的!。

  她认得那人,就是那个喊出「刀下留人」的女子。

  这时她看清楚对方,原来也是一个绝色的美女。

  「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他们马上砍下你的人头?」

  慕容雪没有回答。

  「是因为你杀了我的妹妹,就是你在冲向刀车前前一戟刺死的那个。」
  「哦,你要杀我报仇?」

  「当然。另外,我知你是谁:燕国的第一美女,慕容雪。」

  慕容雪也不问她如何便晓:银鳞甲和最爱穿的月白肚兜几乎是她独有的印记。
  「那,就杀吧!杀了我替你妹妹报仇。」

  那女的笑了笑,道:「不急呢。」

  接着一招手,从暗角处走出了两名半身赤裸,眼中闪耀着欲火的汉子。
  慕容雪当然知道他们想要干什么。

  她没有逃避,事实上,也无法逃避……

  她的一双碗型乳房被两人分别啜吻与搓弄,她只能闭上双眼,想像污辱她的是另有其人……

  「雨,雨……啊……」

  战裙与仅余的白绸内裤也被扯去了……

  偌大的阳物轮流插进她的阴户……

  「啊……被污辱了……」泪水自她的星眸滴下,可是她的身体却发出另类的讯号!

  被两人轮奸中,她竟然得到了快感!

  乳头硬了,下体湿了。

  她喘气中舌头伸出双唇之外,在旁边等候再享用她身体的那人马上抓着她的下颚啜咬她的舌,她发出了低沉的呻吟,随着他终于放开了他咬她舌头的牙齿,她就浪荡地叫床了……

  「啊……继续啊……握我的胸……」

  汗水,体香,淫荡的叫床……

  湿碌碌的秀发甩到胸前让两人用它来磨擦在她的乳尖上……

  也许是将要被斩杀的觉悟吧,凌辱也就成了最后的欢娱……

  「啊……啊……污辱我慕容雪吧……狠狠插我……!」

  男性的污液充塞在她的阴户及黏到她的大腿间……

  两人在把她蹂躏后又与那女子燕好起来……

  在他们交欢的密语中,她得知这女子名叫澪儿,是守将的其中一个女儿。
  「啊,明天……把我杀头……」她想到「杀头」,而不是「斩决」,因为自己的战败和淫荡她已把自己贬为低贱的罪犯而不是高贵的公主……

  当他看到我的首级时,不知会如何感想……

  「他会看到我被斩吗?如果他看着,我会以最淫荡的姿容受斩,我要他永远记着我……」

  那与两名汉子相欢名叫澪儿的女子已进入高潮……

  就在这时,牢门外传来两声闷响!

  聂晴带着十多名女兵杀入!

  原来聂晴知道公主被擒,便与一些忠心的女兵冒死从敌人认为没有可能攀得上的城西峭壁攀爬而上再越过高墙进了城,她们在城中四处纵火,再进偷袭了死牢。

  两名不久前奸污她的大汉还没有明白是什么事时已身首异处。

  聂晴把全身赤裸的澪儿推向一道石墙,然后一刀捅进了这美女的肚脐处!
  「唷!」澪儿在剧痛中号下。

  这时慕容雪已被解了下来。

  「杀了我……快杀了我……!」双手掩腹的澪儿央求道。

  慕容雪接过了刀,反手一刀砍在这女子的酥胸上。

  「啊……」澪儿发出最后的一声惨叫,她的眼睛默默央求。

  慕容雪明白她的心意,一手按握着澪儿的右乳,另一手举起了刀。

  「杀……我……吧……」

  美丽人头被慕容雪斩下,落地滚到两名与她欢好的男子首级旁!

  死牢外传来刀刃相交的声音。

  潜入的燕兵乘敌人打开了城门,接着是在城外的燕军如潮水般注入。

  终于攻陷了落雁城!

  「把她的首级在城头上枭了!」

  于是,澪儿的美丽人头就插在枪尖上于城头示众。

              (四)攻守势易

  城攻下了,燕兵把对方杀得鸡犬不留,最后连俘虏的十来魏军少女士兵也在城前斩首。

  慕容雪却没有机会好好享受胜利的喜悦。

  魏军压地而来!

  「南宫将军的兵在哪儿?」

  「启禀公主,探子回报三十里内没有我军踪影。」

  慕容雪一凛,然后她明白了。

  南宫雨根本没有借落雁城与魏兵一决雌雄的打算。

  他是要用落雁城和慕容雪等作为诱饵吸引魏军主力。

  「他大概是在百里奔袭魏军主城的途中吧……」她苦笑道。

  她的生死对他一点都不重要。

  出征前,父皇向他许下诺言:只要得到魏王的人头,就会把公主许配给他。
  公主,是指慕容无垢。

  父皇无子,谁娶得最受宠的慕容无垢,将来就是大燕国的主人。

  在皇位与她的肉体之间,南宫雨作出了必然的选择。

  她,慕容雪,从来就不得父皇的欢心。

  虽然是大燕帝国第一美人,但皇帝一直怀疑她并非自己的亲身骨肉。

  「你母妃是个淫妇!」她父皇在一次酒醉后曾说。

  她知道他没有说错。

  她的体内同样流着淫荡的血液。

  「只有我的死才能洗涤我血中的污秽……」

  那时,她已有战死沙场的决心。

  她只是怜惜这些部下,不希望她们一起陪葬。

  但也没有办法了,这是她们的命吧。

  魏兵开始攻城了。

  慕容雪知道这次不会再有奇迹。

  她的部下已折损过半,而敌人兵力不下三万……

  她决定不穿上铠甲,而只是穿着月白肚兜上阵。

  反正最后也没分别吧……

  看见公主卸甲上阵,聂晴和其他人也纷纷剥下身上战甲,只穿亵衣抗敌。
  城堞上很快就卧满了身穿二彩缤纷肚兜战死的少女……

  敌人很快就攻破城池。

  双方发生巷战。

  长戟在狭窄的街巷中无法使用,于是她换了双刀作为武器。

  聂晴等亦舍弃了长枪大刀,改以短兵上阵。

  战斗由早上辰时开始,到午时前结束。

  燕国女兵的尸体填满了曲巷,敌人把她们身上亵衣剥下后逐一污辱,然后斩下首级。

  慕容雪再次成了俘虏。

  这次,敌人不再迟疑,马上把她押到城楼上处斩。

  一同受斩的还有聂晴和另外三名女将。

  五人共排跪在城楼上,背后是五根将会作枭首之用的长竿。

  慕容雪在正中,月白肚兜下鼓涨的奶子在午日中份外惹人注目。

  聂晴的肚兜是火红的,其他三人分别穿了蔚蓝和藏青的肚兜。

  「请准我以燕国女死囚受刑之仪向父皇诀别。」

  敌方主帅批准了。

  于是,五名待斩的少女卸下了亵衣,当众自慰。

  「父皇,孩儿不孝,在这里向你拜别了……」

  自慰既毕,刀斧手上前把五人反缚了。

  「啊……把我们杀头吧!」慕容雪道。

  鬼头大刀在日光下闪出诡异的光芒。

  五女同时把长发一甩向前,接着水发受刑。

  三名女校尉首先被斩首……

  人头都悬到长竿上了。

  接着是聂晴。

  「公主……!」她哀号一声,人头被劈飞!

  慕容雪看着这忠心的姊妹人头在地上滚动了一会才停下。

  「啊……把我从前方斩杀吧……先砍我的胸……」

  说罢,慕容雪把娇躯向后一拗,挺胸受戮。

  刽子手一刀劈向她那双骄人奶子上!

  「呀……谢谢……你……啊……把……我……杀……头……吧……」

  鬼头刀自咽喉劈入,头飞十步,双乳朝天!

  一颗拖着乌黑长发的美丽人头被挂上长竿枭首示众……

  在同一时间,南宫雨攻入了魏都,杀了魏王。

  凯旋之日,被封为驸马,与无垢公主成亲。

  落雁城的魏兵早已星散。

  城上五根长竿上的人头却仍迎风飘荡,而饿鸦正啄食横卧于长竿下的艳尸……

                (完)

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您的支持是我继续转帖的动力。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