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天堂鸟】(奴隶调教计划修正版)(32-33)【作者:nihyou2014】
【天堂鸟】(奴隶调教计划修正版)(32-33)【作者:nihyou2014】
字数:901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十二章、煎熬

  煎熬啊。

  陆贞心中实在是太煎熬了。

  她从来没有想到一天会过得那么慢,一分一秒都是如此煎熬。

  所见所闻…

  匪夷所思、新奇中带着荒诞。

  禽兽不如、道德败坏,丧尽天良!

  精神、心灵、肉体,无处不带煎熬。

  眼睁睁看着老头左拥右牵,悠然走来,陆贞是又气又感到耻辱。

  她的脸色愈来愈差,小腹甚至发出『咕噜』的抗议,从早上坚持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

  郭丽丽苗风儿如何,那是他们自己的事,自己管不着也没有能力管,自己看看也就算了。

  可是,奇怪的物体卡在肛门,连大便都出不来,又算那回事?

  马桶堵了,还能找工人疏通,陆贞想到这里有些羞愤,自己现在跟马桶有什么区别?

  从早上憋到现在,陆贞感觉腹中的排泄物都开始发酵了,可就是堵在肛门没办法出来。

  刚刚开始陆贞还能够忍受,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如今她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那种痛带着憋屈,带着喘不过气的闷,却无法发泄的压抑。

  即便她躺在地上,捂着肚子,甚至肛门不停的吞吐那物体,她仍然没办法阻止痛的蔓延。

  在这样的环境下她没办法呼吸没办法没办法没——她已经感觉自己不行了。
  这还罢了。

  更让她吐血的是,老头不紧不慢,悠闲,而自己眼睁睁看着她猥琐两个小姑凉。

  你能够想象这是什么样的折磨吗?

  你能够想象这是什么样的煎熬吗?

  陆贞甚至觉得,自己就不应该来,自己就应该拿把刀弄根绳捅死吊死,实在不行跳水淹死也行。

  可是,她就这么的来了。

  「你这个无耻下流老流氓老不正经禽兽禽兽不如——」

  陆贞终于看到现在自己面前的老头,肆无忌惮的哭着歇斯底里的骂着,像是要把自己心中所有的闷火全都给发泄出去一般。

  「喋喋…她好像对我有点儿意见。」老头手揉着郭丽丽的小胸脯说道。
  「唔…呃,干爹,其实……姐姐…很好的……」胸脯被捏的好疼,郭丽丽带着疼痛的表情说道。

  「闭嘴。」老头突然间吼道。

  郭丽丽一愣,然后仰起润满眼眶的俊俏小脸惊慌的看着老头。

  「喋喋,学会帮人说好话了,我的好干女儿。」

  「唔,干爹,我…错了…」

  「丽丽,呃,不用替我说好话,也不用跟这老流氓道歉,他这样的人死了一定会下地狱的…呃呃呃。」

  陆贞似乎豁上去了,她诅咒似的骂道,小腹痛的她不断呻吟。

  「喋喋,骂的好。不过我现在过得逍遥自在,而你…喋喋…」

  老头终于开始面对着陆贞,那张丑陋的老脸,怎么看怎么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唔,老流氓,就算死,我也要变成厉鬼缠着你…唔…」

  「喋喋,看来你的承受能力还不错,既然这样那就再享受一会吧。」

  老头似乎一点都不生气,不过说出话却深深刺激到了陆贞。

  「呃,呃…老流氓,就会使用这些下作的手段,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喋喋,我老人家是不会杀你的,告诉你,这种待遇已经是便宜你了,你以为你这样骂我,我会杀了你,喋喋,我不会,」

  老头的鼻子突然间抽动起来,似乎闻到了什么,他对着郭丽丽说,「干女儿,先带着她去洗个澡,换身衣服来见我。」

  说完,他的手终于离开郭丽丽的小胸脯,手中绳扣一紧,牵着苗风儿,就往唯一的门口走去。

  苗风儿被拉的一个趔趄,却丝毫没有违逆,她乖乖的,小手伏地,像一只动物甘愿被老头拉着爬行。

  陆贞也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疼的,她半侧在地上全身瑟瑟发抖。

  郭丽丽认真的点头,目视老头带着苗风儿消失。

  陆贞笑了起来。

  很疯狂的笑声。声音尖利、仇恨以及——视死如归。

  「老流氓。如若我不死,一定会揭露这里的,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住嘴,不得大声喧哗。」

  突然一声冷冽的话语传来,紧接着,门口涌出一群人。

  为首三人清一色的护士装扮。

  她们穿着同样款式的粉红色护士服,环肥燕瘦,眼睛里都带着些许好奇和一丝温怒。

  她们三人正是天堂成员,大姐狐浪,二姐狐露,三姐狐姑。

  身后确是豹杀、豹虐两个彪形大汉,其后还有,马六、老五这两个新加入天堂的人员。

  一行七人,向陆贞缓缓走来。

  陆贞虽然倒在地上却看的清楚,她眼睛死死瞪着人群中的马六、老五。
  如果不是他们两个,自己何至于落到如此地步!

  对他们,陆贞可谓刻骨铭心的痛恨。

  「丽丽,你先站在一边。」大姐狐浪细声细语,却带着不容置疑对郭丽丽说道。

  「是,大姐。」郭丽丽乖乖退到一边。

  狐浪微微倾身俯视着陆贞,她的腿很长,肌肤近乎小麦色,不施粉黛,一双眼睛很是凌厉,鼻梁挺秀,微抿的唇角儿分明,冷艳傲娇。

  「啧啧,身材保养的真不错,虽然模样差些,年龄有些偏大,不过味道不错,三妹,果然是个熟透的果实。」

  陆贞根本没有想到她听到这么一番话,一开始还有些糊涂,转瞬她如果肺能爆炸,估计就炸了。

  这些人竟然根本没有把她当人,反而像把自己当成货物一般,评头论足。
  狐姑向前,她身材玲珑浮凸,眼神挂些许忧伤,嘴角儿总是带着一种无法言喻的媚态。

  可见记忆的觉醒,对她有一定的影响。

  「行了,大姐,她身上的汗味好浓,先把她衣服扒了,带到里面清洗干净,再说。」

  美丽的女子,残酷的话语,就像暴风雨无情的吹打在陆贞的脸上身上,她的衣服的确都湿透了,正如狐姑所说那是汗迹。

  豹杀、豹虐冲了过来,一左一右的拉扯着陆贞。

                撕——

  陆贞举在半空中的手还没来得及落下,话语还没来得及出口,然后她身上的灰色风衣就被人给撕裂。

  「你——」

               嘶啦———

  里面穿了一条黑色的衣裙。只觉得肩膀一凉,她肩膀上的裙带就被人重力扯断。

  然后,她那发育成熟的饱满胸部裹在胸罩中就暴露在众人的眼前。

  裸露出来的肌肤,白哗哗的一片,那被胸罩包裹的巨大乳房,虽然只是看到最上面的一块肌肤和那条深邃的一眼看不到底的沟渠,但豹杀和豹虐还是狠狠地咽了咽口水。

  「天啊,这一切都是真的吗?摸摸。」连身为女人的大姐狐浪都带着惊呼。
  「嗯,软。嫩。滑。」狐浪边评价。一只手伸进去在她后背上摸索着。
  咔嘣一声,那条性感胸罩便一解开了,两只大白兔蹦达着跳出来,在狐姑面前摇摇晃晃的。

  懵了。

  陆贞懵了,她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就剩下一条内裤,而由于她的肛门凸出来的物体,突兀显得鼓鼓囊囊,分外显眼。

  丰满圆润的乳房,赤裸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下,仿佛是一幅很好看给人诗意的油彩画。

  一只手揉捏她丰满的乳房,肆意的按乳房正中蓓蕾,疼痛由外到内袭击而来。陆贞的大脑才终于反应过来。

  「啊———」

  她双手捧胸的大叫着,然后满脸泪水,也不知道她哪来的力气,终于哆嗦着爬起来,就向人少的地方跑去。

     ************************

  刹时间,一具美妙的酮体呈现在眼前,脖颈圆润,腰肢扭扭,白花花的大腿,裹着内裤的臀部尽管被莫名物体撑起,显得另类,却依旧难以遮掩它的光芒,反而更是增添了几分诱惑。

  狐浪打了一个手势,豹杀如豹子一般串了出去,还没等人看清。

  陆贞突觉臀部一凉,还没她反应过来,豹杀拉着她臀下的物体。

               突突突——

  莫名的物体从她臀间不断地延长。

  砰!

  陆贞向前跑的身体猛的一个趔趄,只感到臀后一沉,紧接着就是猛烈的闷痛。
  「啊!」

  肛门传来剧烈的撕裂感,让她痛鸣起来。

  她手摸着臀部,知道自己体内的物体被人抽了出来,脸上带着莫名的却让人心生悲凉的泪珠。

  这么多年,从一个不知世事的孩子长成如今已为人母的女人,她从来没有想到会遭受到如此噩运。

  如此折磨。

  如此痛苦。

  她真的够了,如果能死,她真的情愿被杀掉,也不愿这么的来来回回受无穷无尽的委屈耻辱以及疼痛身心精神体力各方各面的折磨。

  她心默默的说,也许死是唯一的解脱。

  这一刻,她似乎忘记了对自己关怀备至的丈夫沈丘,心爱的女儿沈冰冰,她只想解脱。

  可是,死现在对她来说,确是可望不可即。

  但,她真的够了,她揉着近乎失去知觉的臀部,脸色潮红地开口。

  「不要拉…我…不跑…了。」

  虽然嘴上说地坦然,可心里还是有些紧张。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第一次自己的身体这么地让一群人欣赏把玩。

  身体的紧紧的,努力地向后挤,似乎这样就能摆脱臀间物体地纠缠一般。
  「还真是一个与众不同地女人,也许只有这样的女人才会深得男人们的喜爱吧。」

  狐浪左右而言他,丝毫没有搭理陆贞。

  「跑,你又能跑哪里去。」狐浪紧接着又开口道。

  「我不跑了…不…跑………啊………」陆贞的话没说完,豹杀的手开始用力。
  连接肛门的物体一紧,这种感觉让她惊颤,两条腿努力的夹紧,却丝毫无法抗拒。

  「其实我是很乐意看到你反抗的激烈些,这样我也能更加地强硬。」

  狐露柔柔的话语传来,豹杀的手逐渐的用力,陆贞被迫垫着脚尖,翘着臀部。
  「唔,呜呜…不要…不要…啊!」

  霎时,她觉得自己好像在腾云驾雾。

  她被豹杀扯在了空中,而支撑她身体唯一的点竟然是那肛门里的物体。
  「呃,不不不。」

  陆贞简直无法言喻了,想死的心早就有了,如今她真的迷茫了。

  「啊——你扯疼我了。等等——放我下来——」陆贞尖叫道。

  豹杀嘿嘿笑着,陆贞再轻也有一百斤左右,他一只臂力竟然能把她扯起来,可见他力气有多大。

  他就这样扯着菊管,任陆贞像是在水中不会水的人胡乱折腾。

  「慢慢享受吧。」狐浪掩嘴轻笑说道。

  「把她带进来,拖她到水龙头冲一下。」狐姑说完转身就朝入口走去。
  「三姐姐,她会受不了的,还是丽丽带她去洗浴间去吧。」

  郭丽丽终于怯怯的开口,这是她从众人出来说的第一句话,以她的性子不是她不想说话,而是实在是插不上嘴,况且也没她说话的份。

  狐姑瞟了一眼郭丽丽,开口道。

  「我没时间给你耽搁,现在是下午一点十分,她今天还要回去,没时间了。」
  「———」在空中悬浮的陆贞悲哀的发现,她终究还是反抗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像是一个任人宰割的羔羊。

             第三十三章、残酷

  被人提着,而且还是挂在自己身体上最难隱的方位,陆贞是万分的无奈。
  终于进入大门内,眼波流转,发现大门内是数不清的小隔间,大小不一,就像陆贞在外面看到的整体一样,俄罗斯方块的横竖交错。

  而每个小隔间的门上都带有一个数字作为门牌号,看起来又条理分明,一目了然。

  陆贞忽然神经兮兮的想,这个地方该不会是卖淫场所吧?

  陆贞被自己的判断吓了一跳,她硕大的胸脯一阵抖动,捂着小嘴儿生怕有人听到。

             吱呀——咣当——

  一声门开启,紧接着又关闭的声音响起。

  陆贞只知道自己被带入一个小隔间,还没醒过神,突然臀部那里一紧,紧接着她看到地面越来越近…

  『砰』的一声,她整个人就重重摔在地上。

  还好的是地下铺的是一层软胶的防滑垫,陆贞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呃呃呃,你怎么能这样。」陆贞依然心有余悸,怎么这人如此粗鲁,根本没把她当人看待,她揉着身子气愤的道。

  这个时候她才留意到小隔间只有豹杀和她两个人,而豹杀正弯腰拾起一根管子。

  「你……想要干什么?」陆贞突然有不祥的预感惊慌问道。

  「嘿嘿!。」豹杀按着管头对着陆贞的身体。

               哗啦——

  一股水流猛的喷涌而出,射在陆贞身体上。

  冷。

  深入骨髓的寒冷!

  像是剔骨的刀子,一刀一刀的割裂着肌肤。

  陆贞哆嗦着,可是她因为惊慌而张大的嘴巴还没来的及开口说话,就咕咚咕咚的喝了好几口水。

  水不断地射过来,陆贞像是开水锅里面的青蛙似的,做无用的躲避。

  豹杀脸上没有一丝波动,水管对着陆贞一阵猛射、

  胸口、乳房、那嫣红的小点——神秘之地……所有的部位都是水流的目标位置。

  只有击中敏感的部位,豹杀的眼神才有一丝波动,可见他非常的冷血。
  小屋。男人。冰冷的水。赤裸着的少妇。

  如果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这是一幅野兽与美女的画面。

  陆贞不知何时就停止挣扎了,她匍匐在地上,任水流击打在身体上。

  豹杀也终于放下手中的水管,来到陆贞身前,风光的映照下,陆贞脸色苍白的像是纸一般,眼圈乌青,身体哆哆的发抖,她的身体很不对劲儿。

  豹杀脸上出现一丝波动,他感觉的到,陆贞体内的热量已经耗尽,简单说现在的她只剩下一口气。

  玩大了。

  这个时候,豹杀快速的把陆贞翻转过来,让她平躺在地上。

  然后,豹杀手掌飞快的在她胸口的位置快速的摩擦着,这一块是人的本命之源,只能靠手掌的热力来刺激她身体复苏。

  「好冷……呕- …」陆贞的声音虚弱,一句话还没说完整,就开始呕吐肚子里的酸水。

  豹杀看到她醒了过来,立即双手按在她的胸口,用力的一压,陆贞再次呕吐起来。

  于是,豹杀连续几次挤压,直到陆贞把喝进肚子里的水给全部吐干净了为止——

  当然,陆贞的乳房也被他给压扁了。

  看到陆贞脸色好转,豹杀终于松了一口气,,然后他又把手掌伸过去摩擦陆贞的腹部和下身。

  陆贞终于有知觉了,经历凉水的冲洗,她的肌肤仍然有晶莹水珠挂在上面,映射出那凹凸性感的迷人肉体和清洗后那女人身体散发出来的体香。

  长发凌乱地披散着,没有任何化妆品包裹的素颜,虽不绝美却十分的真实。
  只是那代表着人类心灵窗户的眼睛却略显呆滞,直到豹杀用手摩擦她的私处,一股热气直冲体内,她才恍然惊醒。

  「你干什么?」陆贞伸手企图推开那只手掌,同时身躯扭动挣扎着。

  豹杀的手钳住她的私处,把陆贞限制在一个很小的活动空间里,她的挣扎反而好像是在迎合他的手掌。

  陆贞的表情终于惊慌起来,那只手插在大腿间,不但覆盖住她的私处,而指尖竟然碰触到她肛门周围,不断的碰触那延伸的菊管,使她身体说不出的难受。
  「不要。」

  陆贞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咕噜爬起来,正欲逃跑。

  不料,只觉臀部又是一紧,她脸色一变,身躯马上不敢动了,这回她学乖了。
  转过头看到豹杀手中握着牵引她臀间的菊管…

  「不…要…」

  陆贞咬着嘴唇轻轻的摇头。

  豹杀并没有就此停止,他不断地轻拽菊管,不断地刺激摩擦她的臀间,嘴哝了哝,好像惜字如金的吐出一个字来。

  「走。」

  陆贞领会到他的意思,可是她依然手忙脚乱,手搁在胸部又像捂住私处。
  直到臀间一紧,她再也顾不得,脚步蹒跚向前走去。

  拉开隔断的门,陆贞走了出来,身后的豹杀不时甩着菊管指引方向。

  陆贞一路走的可谓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不知为什么她突然想起先前那个小女孩苗风儿。

  当初她还为此不岔,骂老头不知羞耻,恨小女孩没有骨气,可如今——
  自己的状态,跟当初的苗风儿如出一辙,是那么的相似,而自己还得乖乖的,丝毫不敢反抗。

  这不得不说很讽刺。

  这里像迷宫一样,除了走廊就是一个个小隔间,房门都紧紧的闭着,一点声音都没有,显得有些死寂。

  唯独这里一片通明,不缺光明,陆贞能清晰的看到房门上面的号码,随着她不停的走,不断地变化着。

  1、2、3、15、16、23、30、31、32、33,永恒间?
  数字1到33就没了,而这房门上却没了数字,而是写着永恒间三个字。
  向前看去,前方的小隔间的门上都换成了名字,有永恒间、太平间、天堂间、…………

  其余的因为隔得有点远,陆贞没有看清,当她走过永恒间还以为要继续向前走的时候。

  她感到一股拉扯之力从臀间传到全身,陆贞扭头就看到豹杀站在永恒间的门口,手轻轻的敲了两下。

  很快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了,郭丽丽娇小的身影显现出来,而她明显看到了陆贞,想打招呼,又不敢的样子。

  「让开。」

  豹杀吐出两个字,郭丽丽赶紧退到一边,就见豹杀大踏步走进房来。

  「唔唔,啊啊啊。」

  这下身后的陆贞惨了,臀后延伸的菊管本来也就五十公分长,可是她还没来得及转身,就这样被拉扯着臀部,不断地倒退着进入房间。

  进入房间后,陆贞才发现这个在房外看到的小隔间里面竟然很宽广,可以说是别有洞天。

  无数的像是医疗器材的物品陈列在房间每个地方,沙发、柜子、席梦思、巨大的液晶屏幕、一应俱全。

  这哪里像小隔间,这简直就像宰相的肚子。

  豹杀从进入房间就撇开陆贞朝中间那欧式风格的餐桌走去。

  巨大的欧式餐桌坐了一堆人,他们正在用餐。

  豹杀拉开一把椅子坐下,端起桌前的碗就往嘴里填,可见他真的饿了。
  「姐姐,不要看了,快跟我来。」郭丽丽拉拉陆贞手臂,悄悄地说道。
  当她被郭丽丽拉着向中间走去。

  陆贞第一眼就看到了餐桌上的人,这些人大多她都认识,有狐露三人豹杀二人,老五二人。

  不过苗风儿似乎不在,却多了两个陌生的少女。

  第一个少女长相秀丽,也带着项圈,这让她的心一梗,目光赶紧移开。
  当她的眼光落在第二个少女身上。

  她剧震,赤裸的酮体,沉甸甸的乳房跟着蹦跳,臀后的菊管轻荡。

  悲愤交加,伤心欲绝,有憎恨也有悔恨,万千言语都无法形容她此刻的心绪。
  餐桌主位上坐着一个人,一个曾经躺在竹椅上的老头。

  可是紧靠老头身边一张椅子上一个少女正襟危坐,端着碗小口的喝着碗里的小米粥。

  一件粉红色的丝质吊带纱裙穿在少女身上,又薄又露又透,跟没穿没什么区别。

  少女瓜子脸,双眉修长,健康的小麦色皮肤,弹性十足的肌肤,酥胸凹凸有致,虽称不上庞大,但胜在均称圆润,中间两点嫣红,诱人心扉。

  而老头的手此刻正在揉捏少女胸前的两点嫣红,少女却如旁外人端着碗喝着小米粥。

  而这不是重点。

  重点在于少女头上戴着眼罩,耳朵上戴着一副大大的耳机。

  虽然看不清少女的模样,可是陆贞还是一眼就认出她。

  这是她的女儿。

  无论是眉毛,还是嘴巴,身材,肤色,哪一点她都不会认错,更况且那脖颈上的项圈,醒目的数字编号(32)

  陆贞记得很清楚,32。

  「冰冰…是你吗?」

  虽然陆贞明确知道那就是她的女儿,但她还是吐出这句话。

  沈冰冰端着碗小口的喝着,似乎没有听到陆贞的话语,老头手捏着她胸前一颗蓓蕾,使劲一捏。

  沈冰冰猛的咳嗽起来,嘴角流出一丝粥粒,修长的眉毛打着结,可见老头这一下折腾的她不轻。

  可是令人奇怪的是,她仍然正襟危坐,用手抹去着嘴角的粥粒,又端起碗小口喝着。

  看着沈冰冰姿态优雅不失端正,脖颈吞咽流食在蠕动,鲜艳的嘴唇一开一合,还伴着偶尔吞咽声。

  老头的大手变本加厉的揉搓她那不大却饱满的乳房,而她却仿佛置身云雨之外,淡然处之。

  陆贞僵在当场,从头凉到脚,双耳嗡嗡作响,眼前发黑,嘴角无声的被她咬出了血,直接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的地上。

  如遭雷击,觉得心头难受到极致,整个人无法呼吸,要窒息而死,她什么都听不到了,并且眼前也一片漆黑,身体在颤抖。

  曾经怀着几许希望,到现在变成绝望。

  一直以来她心中惴惴,强烈的不安,可是,不安变为现实,极其残酷的真相暴露出来后,她还是难以承受。

  心中只有痛。

  她想哭都哭不出来,没有泪水,只有痛,她的身心都要窒息了。

  身体发抖,感觉到无助还有绝望,感觉永远回不到过去了。

  怎么会这样?

  即便有过最坏的猜测,可是真的发生了,她依旧心如刀绞,难受的要昏厥过去。

  「冰冰……我的女儿…」

  陆贞呼唤着她的名字,眼泪终于流下,恢复了相应的身体机能,她脚步蹒跚的向前,她想扑过去…

  窈窕却又丰腴的身躯,胸前充满弹力地乳房随着奔跑起伏跌宕,洁白光脚上足踝交错,带给男人视觉的冲击力是那么的震撼。

              近了、近了——

  伸过手就能碰触到她的女儿。

  ——————————时间仿佛定格。

  「啊!」

  陆贞忽然痛的大叫起来!

  她的姿势有些怪异,头颅向前倾,身子微微挺立,而柔软的腰肢,圆润的翘臀,诱人地曲线却无形的撅起。

  一览无遗,性感的翘臀间,贯穿的菊管绷得笔直,使她的身躯再也无法向前一步。

  「疼,疼……」突然意识到臀后那该死的物体又被豹杀扯住,陆贞用力咬着红唇,娇嫩的小手拼命捂住小嘴,但眼泪,却痛得大颗大颗落下。

  突然听见豹杀说了声:「老实点!」

  陆贞望着近在咫尺的沈冰冰。

  那么远、遥不可及。

  那么近。触不可及。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